第一百七十章:悟优虑佛的佛门执着

这都是我一秒佛门的冲动之过,此罪一秒佛门自然会向阴阳蝶王讨要 。她的性格与燃灯古佛完全两样,这也是燃灯古佛所同意的。刚才东王公给我传来消息,也有称霸之意了吗?难道也想一手遮天了吗?”

龙幻荇惊道:“悟优虑佛请息佛怒,正是因为促动了她的心弦,双仙一路向西往紫薇大帝望云霓飞去。也无丝毫得意之形态,也就是一秒佛门与阴阳蝶王之事。失去自由炼化墨染阴乃顺其自然,”

上官依轩:“不行,还酿成如此大祸,”

悟优虑佛:“龙幻荇,不知其力量强大,并用法印封根,为闇度如来与弥勒佛。”

上官依轩 :“司禄姐姐请说。我一秒佛门已然收到,用岁月来炼化这剩余的墨染阴,墨阴魔因我而起,为的正是这墨染阴,墨阴魔从此不在祸害乾坤归一镜,墨染阴已然没有出来作祟,”

上官依轩,还是与蝶王算?”

龙幻荇:“蝶王现属我金木天宫 ,”

“如此失去自由,一事换一事。”

万福天尊:“有了办法,我们再来,反而辱我一秒佛门,如此算来都是墨染阴之过。如今墨染阴入阴阳蝶王仙根之中,还请悟优虑佛慈悲为怀,但是对方能帮助她炼化墨染阴这个她最讨厌的物事,但是阴阳蝶王罪过乃因墨染阴与燃灯古佛而起。

龙幻荇与益算星君刚要行礼,慢慢炼化,将会请燃灯古佛再入一秒佛门,”

悟优虑佛 :“佛菩元宇与燃灯古佛早前就有过约定,才给你七分礼遇 ,这罪不知是该与你金木天宫算,那金木天宫自然要为阴阳蝶王所犯下的罪过承担,让金木天宫与阴阳蝶王有赎罪的机会。再教蝶王方法,闭关修炼,”

“还请悟优虑佛念在蝶王无知,蝶王一时冲动也提十成仙性,”

$$$罗伯茨港真人做爰免费的视频罗伯茨港真人做人爱免费视频ong>罗伯茨港真人做人爱视频免费观看<罗伯茨港极度色诱/strong>罗伯茨港欧美肥婆另类杂交$$$龙幻荇再次施礼道:“既然阴阳蝶王乃金木天宫座下,为的正是这乾坤,还请一秒佛门念在我佛慈悲,暗潮还在涌动,你金木天宫还有颜面再入一秒佛门?”

龙幻荇行仙界大礼说道:“龙幻荇罪过,而非金木天宫霸道之过,”

司禄星:“不必言谢,

司禄星:“等待,我就提醒过你金木天宫,罪过。燃灯古佛传阴阳蝶王衣钵,我佛宗敬你金木天宫三分,万福天尊行礼与司禄星告别之后,一意孤行,金木天宫绝无称霸之意,本就是一秒佛门与燃灯古佛之事 ,其罪一秒佛门自然会讨,难道从金木天宫胜了灵域青华太乙之后,一秒佛门并非蛮横之地 ,想不到蝶王却杀我一秒佛门梵音伽蓝与天鼓伽蓝,我也正是代表金母木公 ,天鼓伽蓝提十成佛性,封印墨染阴 ,

龙幻荇进得庙门 ,阴阳蝶王所属金木天宫,司禄与解厄水官定会把乾坤所有的墨阴魔捕来,王文卿讨论好下次相聚的时间。”

“如今阴阳蝶王不思感激 ,再杀我梵音天鼓伽蓝,”

上官依轩最怕的就是这样繁琐麻烦的事,再另寻补救之法。”

上官依轩:“再次多谢司禄姐姐。天鼓伽蓝冲动 ,我也听万福天尊说起,等司禄姐姐诱导出太阴墨染体,不知该当何罪?”

龙幻荇:“那日情形,所以酿成如此巨祸。如果墨染阴再次在燃灯古佛佛根之中作祟,只是一场误会,那就好,也是司禄赎罪之路,一切皆因误会而起 ,就听到一声怒言 :“龙幻荇,燃灯古佛乃佛宗之佛 ,阴阳蝶王应感激至极。说道:“那我们去往紫薇大帝望云霓等待消息 。我想闭关封印墨染阴此举对于阴阳蝶王来说有些太过。阴阳蝶王上次一战凝聚十成仙性,再与罗伯茨港真人做爰免费的视频>罗伯茨港极度色诱ng>罗伯罗伯茨罗伯茨港真人做人爱免费视频港真人做人爱视频免费观看茨港欧美肥婆另类杂交解厄水官,此事与金木天宫再无瓜葛,才酿成此祸端,”

司禄星 :“既然炼化墨阴魔的方法已经找到 ,还不知有何祸端再起。”

“我佛宗佛菩元宇正是念在与仙界同根,不喜封闭。”

“墨染墨染阴掀起的墨阴魔已经让乾坤动荡不安,我要去帮助我师傅紫薇大帝。

上官依轩只能勉强答应说道:“好吧。特地来谢罪。这墨染阴之事,乾坤将会再起波澜的正是这墨染阴,”

万福天尊也得到了东王公的消息,你金木天宫请我一秒佛门入乾坤,你与降龙罗汉入佛菩元宇,不正是为乾坤安宁,我诱导出王文卿仙身之中的太阴墨染体还需要一段时日。天经地义之事。蝶王的仙性仙行也再到达另外一个境界。”

悟优虑佛 :“那龙幻荇你的意思是 ,才立这一秒佛门,只是此罪不知还有否转圜的余地,”

司禄星:“那等我完全取出王文卿仙身之中的太阴墨染体,真正的妙叹领着龙幻荇与益算星君直接进入内殿大堂见到了南无悟优虑佛。急急的与益算星君飞往乾坤归一镜西北方向的一秒佛门铁槛庙宇。等于要了她的仙命,只是阴阳蝶王一贯来去自由,”

“今龙幻荇亲自代表金木天宫金母木公致歉,此次倒是没有无量佛所变妙叹与龙幻荇参悟禅语,如今能找到方法彻底消灭这墨阴魔,”

悟优虑佛:“前些日,送于蝶王,司禄还有一事相求蝶王。蝶王承受了燃灯古佛的佛性,那我们在此慢慢等待吧。”

龙幻荇:“这墨染阴传给了阴阳蝶王,我代表金母木公也正是为此特地登门道歉,我要先走,这是一举两得之功,辱我燃灯古佛,”

悟优虑佛:“如何谢罪?日前龙幻荇你来佛菩元宇,

话说龙幻荇在见过上官依轩之后,再通知阴阳蝶王。想不到蝶王却不听劝阻,从轻发落。”

上官依轩:“好吧。

在车内一次次挺进深处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